你好,欢迎来到企业新闻网!

叶建新藏·品集之一

编辑:企业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7-18 20:00:00


 

叶建新

1、水墨——墨不守成规

叶建新教授从事山水画创作20余年,他的画大气磅礴、洒脱自然、恣肆淋漓、云覆山翻,充盈着蓬郁的生机五代时荆浩发明了皴擦法,直至现在山水画均是勾勒皴擦这套程序。但艺术重复是没有价值的,不同才是艺术。叶教授的画看上去是传统山水画的常规题材,实则在当下山水画摹古风、复古风盛行的情况下,他能够拉开距离,不与人同,画出自己的心得和面貌。

河南云台山、山东泰安徂徕山、浙江龙泉凤羽山庄……叶建新教授边走边画。他的水墨画,会让人眼前一亮,亮在他的没骨山水。在中国人物画里,宋代梁楷就是大写意没骨人物画的代表,大笔挥洒,笔笔见功夫。看到叶教授的山水,就让我们想到了梁楷的泼墨没骨人物画。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树在生长,水在流动,而山似乎也在沉睡或苏醒。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叶教授的作品气势上不仅有北方写意山水的浑厚之感,同时在造型语言上又拥有南方的细腻秀美,诠释着淡薄、飘逸、虚无、清雅、恬静、缥缈、简远、空灵……

 

2、釉里红山水——藏而不露一抹红

叶建新教授对釉里红的向往,缘于其复杂多变的工艺特征导致的无穷的变化和不可预知的艺术效果。如何能够更好的控制画面,展示 “笔墨” 精神?这个问题的出现,让叶教授重新去思考和研究那些巧妙的釉里红瓷绘技术与装饰手法,以及施釉的厚薄、窑温三者之间的关系,并在画面整体的构图上做了减法。叶教授认为,釉里红从创作到烧制不仅需保留其无穷的变化,更应该掌握其规律,使釉里红创作和烧制成为可控的艺术行为,只有这样,才能成就一件件富有艺术家思想和灵魂的作品。

在最初创作的时候,叶教授按照熟练的釉下技法去表现,最终的效果并不理想,画面中出现闷气、笨拙的红色块,画面偏灰的画面效果。温度和料的厚薄不均都将导致釉里红成色发白、“烧飞”的现象。叶教授开始闭门研究历代釉里红烧制技法和料性特征、向经验丰富的烧窑师傅请教、仔细观摩烧制釉里红的过程后,叶教授慢慢可以很好的控制料的发色和流淌性,一些色块中还出现了浓淡的层次感。

 

 釉里红净瓶

 釉里红天球瓶

3、仿绢瓷板——大美呈山水,传承嬗变叙旧年

叶建新教授的仿绢瓷板,材料来源于景德镇周边泥土,经过师傅的手工配比,讲究颜色深浅、颗粒粗细,既不奢华,也不焦躁,烧成沉稳的哑光底色后,再进行釉上绘画。由于颗粒不是机器配比,每一批作品都各有千秋。整个瓷板呈现出像绢帛一样的表现方式。瓷板边的留白恰到好处,衬出仿绢色釉的古朴质感。

以瓷当纸,挥毫写意。其构图、线条、色彩、意境,均吸收了传统国画的画风,又烙上现代山水画的印记。在每一道工序中控制颜色和图案效果,每一幅作品都要经过漫长的制作周期。

与绢上绘画不一样的是,瓷板上作画不仅可以皴擦点染勾,还能保存釉料的流动感、可变化性,实现绢帛上达不到的效果。绢上加工,除了画笔,手、橡皮都能成为工具,技法的无穷变化,使其拥有超越普通瓷板的“不择手段”的创作方式。绢画是中国古老东方美的体现。仿绢瓷板中,有的画面,有意露出“绢”的底色。绢帛的脉络纹理与瓷的厚重韵味并存。从中透出整个东方绘画传承嬗变的魅力。

仿绢水墨瓷板1

 仿绢水墨瓷板2

4、高温颜色釉瓷板画——釉蕴酌色显朴雅

高温颜色釉色彩明亮浑朴,它和瓷胎一次烧成,画面既鲜艳夺目又协调。由于窑变的不可控性,高温颜色釉的发色需要经过试验,为了熟悉釉料的配制、烧成温度与气氛、性能特征等,叶建新教授亲自动手配釉、施釉乃至选择窑位烧成。“窑变”在“泥与火”的演炼中彰显其光彩与华贵,用雅致的情愫给予它生命。

充分了解各种釉的发色效果之后,叶教授能够更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感,更好地塑造形象。墨绿色与白色山水交融,红与蓝的层林尽染,黄褐色的古韵味渗透,洒脱不拘小节的山水与恰到好处的晕染点缀,形成普通绘画笔触无法达到的效果,赋予作品斑斓的色彩魅力。叶教授通过对高温颜色釉叠加运用,通过对“瓷上文人画”重意境、重神韵、讲品味、显文采的艺术观的继承,其作品在形神、动静、含蓄、大小、巧拙、虚实、心境、和谐、妙悟方面富于变化,成瓷后凹凸不平的立体触感增强笔墨精神的表现力。

 

 颜色釉绘画

5、水墨青花——色白花青的笔墨精神

中国画与陶瓷的关系渊源已久,梁同书《古铜瓷器考》中提及:“古瓷画彩,成窑为最。画手高,画料精,其点染生动,有出于丹青家之上者。”叶建新教授将水墨与青花艺术跨界融合,载体从宣纸转换到陶瓷上,“道”“器”“技”三者的关系在这一跨界行为中展现得淋漓尽致。道器并用、道器并进、道技兼修。既追求形而上的高尚精神,也注意纯形式的追求。

青花料性和泥坯的属性决定了陶瓷载体的创作很难像中国画那样表达墨的干湿,而干湿是表达意境的必要手段,从中国画的笔墨到陶瓷装饰的“笔墨”。叶教授用“淡墨”入画,通过笔法停歇的时间、行笔速度以及水份多少来对料性掌握和控制,加之独特研制的青花料,方可层次尽显。在圆器上进行创作,构图必须充分考虑器型360度的观赏性。从散点透视构图方法上来看,没有起点和终点,陶瓷圆器上更考验经营位置的功夫。欣赏叶教授瓶之类的陶瓷绘画,随着人围绕作品走动,每个角度的画面既独立又保持着与相邻画面的联系,迎接一个又一个的视觉惊喜。

 

 新·水墨青花

6、水墨琉璃——水墨遇琉璃,留白不是白,画黑不是黑

水墨遇琉璃,如何言语?

水墨琉璃是一种古意新来的艺术形式,也是一种新的语体。它将抽象水墨恣意发挥到简练大气的琉璃器皿上,承载着中国传统精神的水墨画与镌刻着民族历史文化的琉璃在此刻融合,古老的琉璃被赋予风骨傲然的灵魂。

叶建新教授创作的“大写意抽象水墨琉璃”,以清新淡雅的文人山水画形式出现,打破了我们对传统琉璃“粗枝大叶”风格的认知——独创的水墨样式着重描写物象的意态神韵,追求超然世外的意境;琉璃器皿流线型的表达,与空灵的水墨遥相呼应。浓可如黑漆,淡可似轻烟,由浓到淡不同墨色交错叠加,中间层次变化万千。 这是对生命真实之美的感知、对大自然运行变化法则的理解。

叶教授的水墨琉璃作品讲含蓄之美,究弦外之音多是以点代面的表现技法,粗细轻重不同的墨点,组成层峦叠起、云雾缭绕的景象。黄宾虹道:“点可千变万化,如播种子,生长成果。作画也如此,故落点宜慎重。”有的以线为主要表现手法,那些长的、短的、粗的、细的、连续的、断续的……不同的线在琉璃作品中相互制约中显示魄力。点线融合,以“气”贯通,有浓有淡,自然过度。

“珍珠玛瑙翠,琥珀琉璃光。”在阳光的折射下,水墨琉璃晶莹剔透,焕发出如梦如幻的斑斓。

 

 水墨琉璃

 

上一篇:叶建新自序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1-2015 zgqy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新闻网版权所有
服务热线:010-57430105,13521019329 投稿邮箱:zgqynews@163.com
京ICP备11036487号